三孩政策释放中国发展潜能

【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邢晓婧 曹思琦 何珊】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31日召开会议,听取“十四五”时期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重大政策举措汇报,审议《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》。会议提出,“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,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,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、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、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”。一时间,有关三孩生育政策(三孩政策)的话题引发民众关注,国内的人口问题专家、经济问题专家和社会问题专家也各抒己见,分析和预测三孩政策将给中国社会和经济发展带来哪些积极的影响。

“经济和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,生育政策会逐渐放开”

据报道,此次会议指出,党的十八大以来,党中央根据我国人口发展变化形势,先后作出实施单独两孩、全面两孩政策等重大决策部署,取得积极成效。同时,我国人口总量庞大,近年来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三孩政策的提出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杜鹏5月31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三孩政策的宣布并不突然,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(“七普”)数据发布后,中国除西藏外都已进入人口低生育率阶段,无论是学界还是决策层都已开始思考如何提升生育率。杜鹏认为,放开三孩政策一定程度上是一种生育鼓励政策。客观上看,这一政策把决定生几个孩子的选择权交给家庭,愿意生三个的可以生三个,加上生一个和生两个的,平均下来可以提高总体的生育率。

浙江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志军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谈到,三孩政策反映出我国生育政策背后发生变化的脉络——经济和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,生育政策会逐渐放开,我国也会根据具体情况作出相应调整。刘志军表示,三孩政策其实已酝酿至少一年以上,“十四五”规划中谈到制定人口长期发展战略,优化生育政策,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,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,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,降低生育、养育、教育成本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要“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平”,这也是有关人口政策的新说法。这个政策的公布是预期中的,是在“七普”数据出来后的一个意料之中的政策发布,说明对于放开三孩的认知和共识已非常强烈。

刘志军认为,现在大家已意识到不会出现人口过多的生育阶段,这时更多思考的是如何应对人口结构和数量的均衡发展。这实际上是一个软着陆的过程,慢慢调整,在此过程中观察社会反应,然后再调整。应该说,这项政策是很自然的过程,也符合民众的预期和认知。毕竟政策出台之前,还需要经过社会审慎的论证过程。

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过去几十年中,我国的生育政策目标是控制人口规模,把数量降下来,把质量提上去。在逐步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,中国人口又遇到一些结构性问题,即老龄化速度加快,生育率降低。“我们应该看到,过去悬在中国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消除。”曹和平表示,当下的目标是进一步优化结构,不让人口结构过快地向老龄化发展。他强调说,从宏观上看,只要中国人口的数量、结构不在短期内出现大规模转变或震荡,中国经济就可以实现平稳、可持续的发展,人口结构的优化对经济与社会是一种利好。

“长远看,对各行各业都利好”

携程集团联合创始人、人口经济学家梁建章认为,三孩政策是一个标志性的方向,是我国人口政策“从限制生育”到真正的开始走向鼓励生育。在梁建章看来,三孩政策会对中国经济整体上有很大的激发作用,也会增加投资者对各行各业的信心。因为现在中国最值得投资的地方就是人力资源,这可能比我们进一步投资基础设施更加直接。梁建章说:“目前投资于家庭,投资于未来的小孩,对中国经济长期走势是利好的。我觉得长远来看,对于各行各业,包括投资者,都是一个利好。”

梁建章认为,从养育成本来说,一个小孩的成本跟两个小孩的成本、三个小孩的成本,不是线性增加的。只要配套措施到位,把育儿成本降下来,生二孩的边际成本远小于生一孩的成本,生三孩的成本也远小于生二孩的成本。

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5月31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放开三孩政策有利于提高人口出生率,缓解老龄化严重程度,改善人口结构,是个值得点赞的政策。放开三孩政策出台有利于消费、婴幼儿用品、教育等行业发展。

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任泽平认为,从需求端看,大市场的利润空间使企业形成更大研发投入;大市场企业主体更多,可以细化分工、提高生产效率,且企业竞争更激烈,创新动力更强。人口众多有利于促进创新,在大市场中微小的需求也可以形成市场,细小的技术创新都得以生存。由于巨大消费市场,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发展引人瞩目,电商、移动支付、共享经济、人工智能等子行业发展迅速。

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、海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管清友5月31日撰文分析称,三孩生育政策下,以下产业会从“婴儿潮”中受益:一是医药行业,短期直接受益于生育鼓励政策的辅助生殖医疗服务、生殖检测设备和仪器、新生儿疫苗接种和婴儿保育设备、新生儿相关营养补充剂等;二是消费行业,与婴幼儿相关的食品、玩具、母婴医疗、儿童服饰、家用汽车、教育培训等行业;三是房地产行业,中长期来看,三孩生育政策会影响人口的年龄结构,增加住宅需求,房地产等行业也会受益,但预计增量有限,效果不会太明显,尤其在当前地产高压调控政策下。

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

除谈及三孩政策“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、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、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”外,会议还强调,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加强统筹规划、政策协调和工作落实,依法组织实施三孩生育政策,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,健全重大经济社会政策人口影响评估机制。

国家卫健委在回应“实施三孩政策还需要哪些配套措施”时表示:要将婚嫁、生育、养育、教育一体考虑,加强适婚青年婚恋观、家庭观教育引导,对婚嫁陋习、天价彩礼等不良社会风气进行治理,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,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,推进教育公平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,降低家庭教育开支。要完善生育休假与生育保险制度,加强税收、住房等支持政策,保障女性就业合法权益。对全面两孩政策调整前的独生子女家庭和农村计划生育双女家庭,要继续实行现行各项奖励扶助制度和优惠政策。要建立健全计划生育特殊家庭全方位帮扶保障制度,完善政府主导、社会组织参与的扶助关怀工作机制,维护好计划生育家庭合法权益。要深化国家人口中长期发展战略和区域人口发展规划研究,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。

杜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在推出三孩政策后,国家更重要的是完善配套的包容性措施,建立生育友好型社会,比如给予更加公平的教育机会,增加幼儿园数量,改善择校等方面的措施。放开三孩政策之后,最重要的还是建立生育友好环境。国家已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急迫性,这两年后续措施的出台和落实进程应该会很快。

曹和平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目前来看,三孩政策想要影响中等收入群体中的绝大多数人,需要对涉及婚嫁、生育、养育、教育等一系列政策进行配套调整,从综合角度对孩子的抚养成本、教育成本等进行校正。他举例说,相关调整需要在住房等领域的支持政策,因为越晚拥有稳定住房,就越有可能压缩合适的生育年龄,影响生育率,因此需要政府推出配套的住房措施,减少生育的后顾之忧。

路透社5月31日援引相关专家的话说,三孩政策的着眼点更侧重于中长期的人口均衡发展,从这个角度看越早出台越好。国家信息中心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认为,当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,少子化、老龄化都是很普遍的社会现象,比如韩国、日本、德国等等,中国目前也面临这样的状况。此次出台的政策也是针对中长期的人口问题作出的安排。

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《环球时报》或下载登录新版“环球TIME”客户端。